大发真钱888娱乐游戏>>新闻频道>>社会万象

出租新郎亡妻慈父……按需定制性格外貌,这日本公司疯狂“租人”

作者:佚名   来源:红星新闻 

2018年01月19日15:08

钱可能买不来爱,但在日本,钱至少能买到“假装爱”。日本人Ishii Yuichi 坚持称,这份“假装”,就是一切。Ishii Yuichi所做的生意是“租人”。只要客户给钱,这位帅气而迷人的36岁魅力男,就可以假扮成你最好的朋友、你的丈夫、你的父亲,甚至是你葬礼上的送葬者。

Ishii Yuichi 所开的公司名叫Family Romance,已成立8年之久。该公司提供各种职业演员,可扮演客户个人生活中的任何角色。公司旗下有800名员工或所谓的演员,年龄范围从婴幼儿到老年人不等,号称几乎可以在任何想象得到的场合提供“替身”角色。

▲“租人”这门生意在日本非常火爆。图据《商业内幕》

Yuichi认为,Family Romance可以弥补客户生活中不能忍受的缺席或遗憾。在一个越来越隔绝的社会里,这位CEO预测,他的生意还将会迎来指数级的增长。

最近,美国《大西洋月刊》的记者Roc Morin在东京的一家咖啡馆里,和Yuichi对他所从事的工作进行了深入讨论。(以下M代表记者,Y代表采访对象Yuichi)

1

“最初,我做不到她想要我成为的那种父亲,所以我看了很多关于父亲的电影。”

M:只是想事先说明白,您今天来是作为您自己么?

Y:是的,当下我就是我。

M:您第一次扮演的角色是什么?

Y:我有位朋友是个单身母亲,她有个儿子。当时他正打算入读一所私立学校,但学校却因为他没有父亲而拒绝了他。我想挑战日本社会的这种不公,所以假扮成他父亲。

▲Ishii Yuichi在日本提供“租人”服务。图据《大西洋月刊》

M:你成功了么?

Y:那次并没有。但正是那次经历,让我萌生了做这样的事的想法。

M:那你第一次成功是什么时候?

Y:我假扮一位单身母亲12岁女儿的父亲。因为没有爸爸,女孩受到别人欺负,所以她母亲租用了我。从那以后,我一直扮演着女孩的父亲。我是她所知道的唯一真实的父亲。

M:这事现在还在继续么?

Y:是的,我已经8年没见过她了。她刚刚高中毕业。

M:她能理解你并非她的亲生父亲么?

Y:不,她妈妈从没告诉过她。

M:如果她发现真相,你觉得她会有何感想?

Y:她肯定很震惊。如果客户不揭开真相,我必须无限期地扮演这一角色。如果这位女儿结婚,我也不得不到婚礼扮演父亲,将来可能还要扮演外公。所以,我经常问每一位客户,“你真的准备好继续撒谎么?”这是我们公司遇到的最大的问题。

M:所以你可能在你的余生中都要和她扯上关系?

Y:她将来某一天可能会发现真相,这是非常危险的。在我们公司里,一人最多同时只能在五个家庭里扮演某种角色,这是规则。这不仅仅是关于保守秘密。客户经常要求理想丈夫、理想父亲,这是一种非常难维持的角色。

M:你怎么知道理想型丈夫或父亲是什么样子?

Y:客户订单往往会列出每一种角色可能的样子:发型、眼镜、胡子、时尚感......你喜欢优雅还是随意?他应当是充满深情还是严厉刻板?他到的时候,应当是很健谈还是因为工作了一天很累的状态?

M:那您之前提到的那位母亲,她提出了什么样的要求?

Y:她希望父亲应当是非常慈爱,很温和。他从不会大喊大叫。她想要那种能够给出明智建议的父亲。

M:那你怎样塑造这种人格?

Y:真实生活中我并没有结婚,也没有孩子。最初,我肯定做不到她想要我成为的那种父亲。所以我看了很多关于父亲的电影,通过电影我酝酿出我的角色性格。

M:和假女儿见面时你们做什么?

Y:有时一起吃饭,去主题公园,比如迪士尼。我们每个月去原宿购物一次。她母亲付给我每小时2万日元(约合1170元人民币)的租金,外加各种开销,大约200美元。

▲疯狂的“租人”服务,租个男子假扮孩子的“爸爸”。图据《大西洋月刊》

M:你的借口是什么?

Y:我告诉她我有自己的家庭了,这就是我为何不能经常见她的原因。

M:那她的亲生父亲呢?

Y:她妈妈也不知道。发生过很多次家庭暴力,他们离婚了。

M:你都用他的名字?

Y:是的,我从始至终都用那位父亲的名字。

M:当女儿生气或伤心时,你怎么处理?

Y:我从来不会吼她,这是在客户下单时就定好的。这个女孩也被欺负过,所以她有时会心绪不宁。她在青春期时也有过叛逆,和她母亲在一起相处很困难。和我在一起时他却经常问,“为什么你现在就得离开?”这让人很不愉快,但却是一种合理的情感。

M:会有你流露出真正的自我的时候么?

Y:我不允许有,否则我将会难为情。

2

“真正犯错的人就站在旁边,看着我匍匐在地上尽情表演,老板则面红耳赤地训斥甚至谩骂。”

M:你在工作时是纯粹地在演么?那种感情会不会变成真的?

Y:这是桩生意。我不会连续24小时做她的父亲。当我和她在一起时,我不会感觉我爱她,但当会面结束我不得不离开时,我会感到些许悲伤。孩子们经常哭,他们会说,“你为什么非走不可?”这种情况下,我会因为自己假扮父亲而很难过,很愧疚。有时候我结束工作后回家,坐着看沙发,自己也会思索,“现在是真正的我,还是那个演员?”

M:你怎么回答那样的问题?

Y:我没有答案。我知道对演员们来说这是常事。如果你是个好演员,如果你一直都沉浸在里面,会很不安的。

M:你做梦会梦到工作么?

Y:我会梦到我的客户,因为我必须走所以她哭了。

M:梦和现实有什么不同?

Y:有时候在梦里,我会告诉她真相。

M:你在梦里是否会梦到变成其他人?

Y:在日本企业文化中,有一个场景是我在拜访一个公司,我说为我所做的事情感到非常抱歉,然后我就不停地鞠躬。

M:真实生活中你有被租借做那样的差事么?

Y:我经常会陪着犯了错误的会计去道歉。我会假扮是他,然后为他的过错而诚挚道歉。你见过我们说抱歉的方式么?你得将手和膝盖都放在地上,手必须得颤抖。所以我的客户——那个真正犯错的人就站在旁边,看着我匍匐在地上尽情表演,老板则面红耳赤地训斥甚至谩骂。

▲还可以租人代自己参加会议。图据公司网站截图

M:你什么感觉?

Y:我感到极为不舒服。我就想着,“我是无辜的!”我想指出真正的罪人并大喊,“是他干的!”

M:你还有没有受雇于其他道歉场合?

Y:有,有时是关于男女关系。比如有对已婚夫妇,女方出轨。男方经常要求和那个男人见面对峙。这种情况下是很难安排的,因为那个男的通常会跑掉。这种情况下,就会找我来代替。

M:发生了什么?

Y:我们公司对一切事情均有操作手册。我们用心理学来达到最佳结果。在这个案例中,标准型的策略就是,把我打扮得像个瘪三(黑帮成员)。我会和妻子一起到,丈夫在那,我会突然鞠躬并深深道歉。通常那个丈夫会斥责我两句,但因为我看起来不好惹,所以也不会太过追究。

M:我知道你也扮演过男朋友。能讲讲么?

Y:那些客户通常是上了年纪的女士。过去主要是50多岁的女性,但现在越来越多30多岁的女性。

M:是为了性还是只是柏拉图式的?

Y:只是约会,并不涉及性关系,虽然有些女性期待如此。多数情况下,这些女性客户只是想和年轻男子在一起有更多乐趣。她们想感到再次变得年轻。

M:她们为什么雇你?

Y:她们常说,在真实的关系中,往往是慢慢建立信任,需要数年才能形成强有力的关系。对她们来说,整个过程充满麻烦和失望。想象一下,你投入了5年时间及金钱和某人在一起,然后被分手。那还不如每周两小时和一个理想型男友在一起来得更简单。没有冲突,没有嫉妒,没有坏习惯。一切很完美。

3

“真实的约会感觉像工作,关心一个真实的人,也像在工作一样。”

M:你扮演过这么多次假男友,你自己有没有真正的约会过?是否计划将来有个家庭?

Y:我现在没有真正的女友。真实的约会感觉像工作,关心一个真实的人,也像在工作一样。事实上,我有很多“家庭”,有很多事需要去管理。比如有客户在生孩子时要求我在场,还有一次一位怀孕的女客户,也要求我陪在那里。我会去。有些女人曾向我求婚,我拒绝了。

M:为什么?

Y:很多女人说,“我想嫁给你。”我说,“你只是爱上一个你定制的人,那不是我。”如果我和她结婚,我就得接着演。当然有些女人很完美,但我和她们在一起时,灵魂并不是真正的自我。因此,我不能也不会和她们结婚。

M:你最喜欢什么角色?

Y:这并不经常发生,但我有扮演过几次新郎。有时候是父母逼婚,所以他们必须举办完美的婚礼,一个假的婚礼,除了客户的家人外,一切都是假的,包括朋友等。而我这边的人也都是假的,大概有50个人在扮演假的角色。每个人的费用是200万日元(约合11.7万人民币)。

▲结婚都可以租位“新郎”或“新娘”,甚至“宾客”。图据公司网站截图

M:你结过几次婚?

Y:3次。

M:那些新娘呢?从此再也没见过?

Y:再没见过。

M:新娘激动么——嫁给一个陌生人?

Y:新娘一般不会对我表现出任何情感,但有时我会很激动。我这边所有人都是我的同事,他们都在祝贺我。所以,有那么一刻会感觉似乎非常真实。

M:为什么这种生意在日本很火?

Y:日本人不太会表达。在交流中,我们不会表达自己的观点或情绪,其他人的想法总是排在我们自己愿望的前面。家庭规模也在缩小,以前都是一大家子人。现在,都是独自一人吃饭。

M:你,或者你的员工里,有没有人会在自己的私人生活里雇佣这样的“演员”?

Y:偶尔。比如,有些员工会雇佣演员当着别人面夸奖他们,只为留下好印象。就我个人而言,当我参加演讲或研讨会时,我会带人来带动观众气氛。

M:这世界上的每个人都可以替换么?

Y:好问题。我不确定。我们曾有个60多岁的男性客户。他的妻子死了,他想定制她的替身。我们为他提供了服务。

M:他叫这个替身时,也是喊她妻子的名字么?

Y:是的,还是妻子的名字,他想让她在叫他时也遵从已故妻子的习惯。她叫他“爸爸”。在日本,喊“爸爸”很常见,即便你是他妻子。

M:如果你的员工和客户建立起强烈的感情联系,这是否会成为一种问题?

Y:对客户产生依恋感的确是个问题,所以我们有规定。他们不能互换个人联系方式。如果是扮演男朋友或女朋友,他们不能单独共处一室。他们可以牵手,但不能拥抱,不能接吻,也不能发生性关系。

M:有没有你们拒绝接的要求?

Y:除非是犯罪,任何要求我们都会接。比如有些人有厌食症,想看别人在他们面前吃东西。看到别人能吃很多时,他们就会找到些许安慰。这样的单,我们也会接。我相信这个世界总是不公平的,也正是因为不公,我的生意才会存在。

M:所以你还在纠正不公?

Y:已经有男朋友的女人不需要再租个男友,有父亲的男人也不需要再租个父亲。我们是想给社会带来一些平衡。

M:在你的个人生活中,还有什么你没有但却想要的东西么?

Y:没有了。我见过那么多的客户,也扮演过那么多的角色。通过我的工作,他们的梦想能成真。换句话说,我的梦想也能成真。我感觉很充实,被人需要。

(责任编辑:周雨馨)

更多资讯,下载掌中陕西

陕西传媒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

Copyright © 1998-2018 by www.bombshellz.net. all rights reserved